文件通知:
 
 
 首页 
 校中心组 
 院中心组 
 理论瞭望 
 名家讲堂 
 典型案例 
 学习型队伍 
 两学一做 
 西大掌讯 
 普法宣传 
 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 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普法宣传>>法制热议>>正文
高校改革3年未触及核心 去行政化阻力重重
2013-11-16 00:00   审核人:

“逐步实现大学去行政化,探索建立由校董会、校长、监督机构组成的治理架构,让教育家办教育,落实高校办学自主权。”“383方案”明确提出推动高校改革的路径。

今年8月,上海纽约大学迎来295名第一届本科生。作为我国第一所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美合办大学,学校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,校长俞立中也不再保留行政级别。探索高校如何去行政化、教授治校以及学术自治,上海纽约大学被视为高校教育创新改革的样本。

文/片 本报记者 郑雷

校长公选试点 仍由教育部门主导

在教育学者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,目前高校行政化主要包括两方面:第一是政府部门拥有办学权力,学校没有自主权,人事权和财权都在政府部门手里;第二是学校行政权把控了教育权和学术权。

2010年7月底颁布的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(2010-2020年)》中,明确提出高等教育去行政化改革,其中包括试行政校分开、管办分离、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、取消学校行政级别、建立学术委员会等。

“过去3年了,高校去行政化问题没有得到解决,学校行政级别也没有取消。”在熊丙奇看来,这些年,教育部做的改革试点都没触及到核心。比如2011年推行校长公开选拔试点,但公选还是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,公选的校长也有行政级别。

“像南方科技大学,一开始是要去行政化,结果深圳组织部门为学校招聘了正局级的副校长。”熊丙奇对记者说。

去行政化最大阻力 是既得利益者

“高校去行政化最大的阻力是既得利益者不同意。一旦去行政化,教育部门就要向学校放权,但推行改革放权的又是教育部门,能让被放权的行政部门推进放权吗?”熊丙奇告诉记者,“行政权、学术权与教育权要分离,建立教授委员会或学术委员会,但学校是行政部门主导改革,这两个委员会很容易成为摆设。”

在熊丙奇看来,因为有行政级别,高校变成了政府部门的下级,高校不能按自己想法办学,只能听从行政指令,降低了学校的自主性和独立性。

“大学校长本该对大学的学术共同体负责,对大学的未来发展负责。但目前,是领导任命校长,所以校长要对领导负责。”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说。

俞立中此前曾给教育部提过建议:能否由与学校休戚相关的人组成选举委员会,包括学校教授、校友、学生及学校管理人员,让他们来选拔校长,选出的校长可以到教育部备案。

高考成绩只是参考,综合选拔决定能否入学

俞立中认为,高校教育改革的核心有两个:教学以学生为中心,办学以教授为主体。

上海纽约大学为每位学生配备一个学生顾问,帮助学生选择更合适的课程。这些学术顾问多是名校博士或博士后,有专业见解。

“在国内高校,老师上课想讲什么就讲什么,完全不想对学生有没有帮助和提高。讲完就考试,只是看看学生记住没有。”俞立中说,“学校的科研架构应该围绕学生转。”

“上海纽约大学选拔学生时,会把高考成绩作为一个基准,高考是必要的,但不是最核心的,最核心的是选拔过程。”上海纽约大学中方招生办副主任王政吉说。

王政吉介绍,学校会通过模拟课堂、团队活动、一对一面试等,考察学生的学习、团队合作、沟通、领导和英语表达能力。

“招生委员会根据当天评判人员的反馈,逐一讨论每名学生在各个活动中得到的评语是什么样的,把学生分为A和B两档。A档学生只要过一本线就录取,B档则要结合高考成绩、校园日活动表现、高中学业成绩、综合素质评价等综合评定、择优录取。”王政吉说。

教务长负责学术事务,校长不能插手

据介绍,上海纽约大学有一个八人制的理事会,校长俞立中及常务副校长雷蒙就是由理事会选出并任命。

王政吉认为,国内高校去行政化,很重要一点要体现在教学的管理和监督上。

关闭窗口

广西大学党委宣传部  版权所有